为纪念抗战胜利拟特赦四类罪犯 看看是哪几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7

  核心提示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对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释放后不具有现实社会危险性的四类罪犯实行特赦。昨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

  时隔40年,特赦重启,西安北长安街发生命案 25岁女子出租屋内遇害,举国关注,大河见证。8月24日至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召开,这是一个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密切关系的重要会议: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上会审议,带来拟特赦四类罪犯的重磅;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三次“登陆”,备受争议的嫖宿幼女罪很可能被取消;反家庭暴力法首次“亮相”,有小家的幸福才有“大家”的稳定;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三审,“阅兵蓝”能否实现……作为河南唯一一家授权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媒体,大河报将与您分享会内热点,解读民生信息,第一时间传递最高权力机关的要闻资讯,全程见证这些法律的审议与“诞生”。□特派记者张渝

  核心提示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对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释放后不具有现实社会危险性的四类罪犯实行特赦。昨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李适时在作决定(草案)说明时说,四类服刑人员分别为:

  参加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服刑罪犯。对这类罪犯予以特赦,目的在于突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主题,体现本次特赦的历史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服刑罪犯,但几种严重犯罪的罪犯除外。符合上述条件的服刑罪犯曾经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作出过贡献,符合本次特赦目的。草案规定对上述罪犯中犯贪污受贿犯罪,危害人民安全的严重暴力性犯罪,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及涉恐、涉黑等有组织犯罪的主犯,以及累犯不予特赦。

  年满75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罪犯。对这类人员予以特赦,既符合中国的历史传统,也符合国际上通行的人道主义赦免原则。我国刑事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已体现了对75周岁以上老年人犯罪予以从轻处罚的精神。

  犯罪的时候不满18周岁,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1年以下的服刑罪犯,但几种严重犯罪的罪犯除外。对这类罪犯予以特赦,体现了刑法对未成年人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精神,能够实现刑法的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同时,考虑到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对他们中犯故意杀人、强奸等严重暴力性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贩卖毒品犯罪的罪犯,不予特赦。

  同时,为避免出现“刚判即赦”的情况,草案将特赦对象确定为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的罪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宋佳:多少烟云都

  中国历史上,大赦、特赦、曲赦、别赦、减等、赎罪等大大小小的赦免有3000多次,可以说,特赦不仅是传统,也是中华法律文化的组成部分。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顾问储槐植介绍,赦免是国家对犯罪人免除罪或刑的一种法律制度,包括罪之赦免与刑之赦免两项内容。

  赦免通常由国家在宪法中或行政法、刑法中规定。它被视为国家元首或最高权力机关的一种行政特权,因此也被称为恩赦。

  赦免的种类有哪些?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王平介绍,包括大赦和特赦两种。

  大赦,是国家对不特定多数的犯罪人的普遍赦免。特赦,是对特定的犯罪人免除其刑罚的全部或一部的执行。

  政治上的考虑。在新政权建立初期,国家实行特赦一般是为了赢得人心,以利于政权的平稳过渡和社会的稳定。在政权稳定的和平时期,为了某些政治方面的原因也会实行特赦。

  法律效果上的考虑。赦免具有法律衡平功能。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社会治安等宏观环境的发展变化,在依据现行某些法律处理犯罪人会产生社会失衡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赦免加以补救,从而实现个案正义,使法律实施更为公平、公正、文明和人道。

  接下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分组审议,如果该项议案获得通过,将由国家主席习发布特赦令,赦免这些罪犯。具体由人民法院参照减刑、假释程序,对每一个符合条件的罪犯作出裁定。今年内,12月31日前完成对这些人员的特赦。为何在此时重启特赦?

  特赦是我国宪法规定的一项制度。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北师大刑科院特聘教授高铭暄认为,作为一项重要的刑事政策,赦免制度原本亦大多是在国家节日、庆典或者政治形势发生变化时实施,旨在表示与民同乐同悲。例如,德国的圣诞节赦免、韩国的光复节赦免、泰国的国王庆生赦免等。

  “在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大节庆时刻,我国依法施行特赦是有国内外先例可循的。”他说。国外如何特赦?

  美国:赦免制度包括特赦、大赦、减刑等。目前,大赦在美国几乎没有运用。美国联邦总统可以行使的赦免主要包括特赦、减刑、免除罚金等。各州运用的赦免方式相对更为多样,除特赦、减刑、免除罚金外,还有延期执行、复权等。

  英国:现代赦免制度已经废止了大赦,只保留了特赦。英国的赦免权集中在中央,分别可以由英王和议会行使。英王的赦免权行使根据王位继承法受到一定限制。此外,国会也可以通过颁布专门的赦免法来对特定对象予以赦免。

  日本:赦免制度被称为“恩赦”制度,包括大赦、特赦、减刑、恢复权利等多种形式。日本的恩赦权曾经是天皇的权力,但在二战后根据现行宪法规定,恩赦的决定权在内阁,天皇在过程中有形式上的认证权。

  新中国成立后,分别于1959年、1960年、1961年、1963年、1964年、1966年对确认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进行赦免,直至1975年赦免全部在押战犯,共实施了七次特赦。除第七次无条件赦免外,前六次都以“确实已改恶从善”作为赦免罪犯的主要标准和具体前提条件;除第一次特赦对象有部分普通刑事罪犯外,其余六次均为战争罪犯。

  1959年12月4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劳动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首次特赦共释放反革命罪犯和刑事罪犯12082名、战犯33名。值得一提的是,被特赦的战犯中,包括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和蒋介石集团的高级将领,如王耀武、杜聿明、郑庭笈、陈长捷、宋希濂等,杜聿明特赦后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常委、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

  1960年11月28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0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45名(如范汉杰、李仙洲等强硬人物),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1961年12月25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68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61名(如廖耀湘、杜建时等),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7名。

  1963年4月9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35名“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30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1964年12月28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3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45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7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1966年4月16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SSR萤火虫、蛾蛾王后、DJ瓢虫昆虫Molly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7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其中包括有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52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1975年3月19日,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这次特赦是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一次赦免。